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共享出行路在何方 “押金挤兑”进行中
发布时间:2019-01-2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《法人》记者在北京望京四处打开途歌 App,附近的十多少个网点均无可用车辆,处于运营结束状态。记者拨打途歌的客服电话,始终处于无人排队状况。《法人》记者亦联系途歌公关,至发稿,未有回复。

在经过了几次融资之后,本在畸形经营的共享汽车平台途歌,却因押金退还的问题,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。

法制日报《法人》记者 李破娟

中研普华研究员姜开玉在接受《法人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2018年7月中下旬开始,途歌先后两次将南京城内的共享汽车集中拉走。8月7日深夜,城区内最后的100余辆大众Polo轿车被撤走。2018年8月下旬,途歌进驻的北京、深圳、广州等城市均不同水平川浮现了运维停止的迹象。

途歌自经营投放后,共进驻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成都、西安跟南京七个城市。途歌在南京共投放了约400辆共享汽车,车型以宝马、Smart及大众Polo为主。

早在2018年9月,共享自行车OFO便爆出退押金难的问题,但一度被OFO否认,与此同时,OFO采取了多次单方面拉长押金退还时间等措施,以“稳住”用户。但进入12月下旬,接连而至的坏消息,使得OFO用户纷纷决定退押金,发生挤兑潮。目前在OFO申请退还押金的人数已超过1300万,且人数仍在进一步增加。

“押金难退”成了共享出行产业的共有问题,共享出行就此末路了吗?前途在哪里?

共享经济的发展会是未来的一种趋势,而非过眼云烟。在共享经济的成上进程中总会有些曲折跟挫折,在将来的发展中,共享经济要发展,首先要考虑整体的信用环境、监管环境、产品本身的特点及破费群体定位,始终摸索,一直完善商业模式,找到新的前程。

北京的王先生(化名)对《法人》记者反映,他是2018年初开端利用途歌共享汽车的。多少个月前,他打算将押金退掉。在不任何违章的情况下,本可能七个工作日到账的押金却迟迟不见踪影。

共享出行末路?